今日关注:原油期货的中国创新与市场建设

原创 yuanyou  2年前 (2018-08-05) 992℃

摘 要:上海原油期货的推出颠覆了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为西方国家长期垄断的格局,我国一定程度上获得原油价格定价权的同时,也将更充分地彰显石油作为最重要战略物资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作为一项金融创新的重大成果,原油期货要想行稳致远,必须在提高市场活跃度上深耕细作,同时有效屏蔽国际上各种经济与非经济因素的干扰。

长期受到西方国家控制的国际原油期货市场正在发生着松动性解构。3月26日,代表全球市场原油定价权“中国声音”的原油期货在上海能源中心挂牌上市了。作为中国推出的首个国际化期货品种,原油期货不仅可以丰富投资者资产配置的组合,更重要的是通过原油期货的价格预期功能,国内涉油企业掌握了规避风险的有效工具,产业链实体获得了要素配置的重要参考,中国经济参与国际贸易与全球化进程的不确定性大大降低。

01

原油期货的历史演变

为了与美、法、日等组成的西方石油进口国阵营进行有力的谈判博弈,也为了汇聚团队的力量以联手摆脱当时 1.5-1.8美元/桶这一奇低石油价格的煎熬,主要产油国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特与委内瑞拉等五国于1960年9月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成立了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七年之后,OPEC的阿拉伯成员国成立了另一个重叠性组织OAPEC。

以巴冲突在历史上由来已久,但号称第四次中东战争的双方交火却直接将仅仅还是一个企业联合组织性质的 OPEC 变身为一股不容忽视的政治力量。为了打击以色列及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国家,在OAPEC 的作用下,OPEC宣布减少石油生产,并对西方发达国家实行石油禁运,同时宣布石油价格从每桶不到3美元大幅涨至13美元。高达四倍的提价令四方原油进口国措手不及,国际贸易赤字迅速蹿升,国内经济陷入一片混乱。第一次石油危机正式爆发。危机引爆的当年,美国工业生产陡降14%,日本巨挫22%,受此影响,当年美国经济增长-1.75%,日本-3.25%,最好的英国也出现了0.5个百分点的负增长,工业国家进入全面衰退阶段。

基于石油危机造成的重大打击,更为了提防危机的重演再次制造出来的灾难,危机爆发次年,在美国的倡议下,西方13个国家齐聚华盛顿,国际能源署(IEA)由此正式产生。不难看出,到此程度,石油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贸易品种或战略性资源,而是变成了生产国与消费国、出口国与进口国之间进行政治博弈的重要筹码,而且这样的生态下国际原油市场不会注定风平浪静。

果然,随着1970年代末伊斯兰革命结束了巴列维王朝的政治寿命,占世界石油供给总量10%的伊朗因为国内动荡不安而彻底丧失了原油生产能力,国际原油市场出现每天500万桶的供应短缺,加之石油商的乘机炒作,油价开始急剧上升。 紧接着,“两伊”战争爆发,两国石油出口量瞬间锐减,全球 石油产量从580万桶/日骤降至100万桶/日不到,原油价格继续飙涨。这种情况下,尽管沙特主张用大幅增产来缓解油价升势,但 OPEC 的大多数成员国却并不配合响应,而是各自轮番提价,石油价格跳涨,再一次引发了世界性的石油危机, 西方工业国也又一次被拖入全面衰退的窘境。

两次石油危机的深刻教训倒逼着英美等国不得不再次思考出路。先是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成立之后推出了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Brent),紧接着美国在纽约商品交易所上市了轻质低硫原油期货合约(WTI),而受益于美国庞大的进 口量以及金融影响力,WTI的成交量不断攀升,并最终超过了Brent,且时至今日依然强势不减而成为全球最重要的石油 定价基准。值得强调的是,就像WTI一样,从定价到交易的结算过程,Brent采用的也是美元,也就是原油期货一开始就 与美元绑定,形成了独特的“石油美元”生态。

金融危机期间,高盛、花旗、摩根等华尔街金融势力开始登上石油舞台,这些实力雄厚的国际金融机构利用美元贬值效应将WTI期货合约价格从80美元/桶一路推高至147.94美元/桶这一历史最高位,尽管OPEC当时再三声明并不存在原油供应不足的问题,甚至承诺可以随时准备增产,但依然没有让原油价格停下飙升的脚步。事实上,当时正值次贷危机爆发,全球经济增速下滑,无论是市场供求还是地缘政治之因,都不足以支持油价的快速上涨,由此也可以窥见,原油价格已经脱离了 OPEC 的控制之手。尽管因金融危机蔓延与全球经济衰退的反压,原油价格后又被打回到原来状态,但经此一役,美元对原油的影响力却彻底走到了前台。

更让人有些不可思议的是,最近几年每每遇到产量的增减这一重大问题,OPEC总是很难“用一个声音说话”,甚至 还各怀心机,而且俄罗斯也是孤掌难鸣,国际市场原油定价权于是就逐步滑落到了WTI的手上;加之由于近年来在页岩 油技术上的突破,美国既解决了国内石油需求问题,也有富裕的产量出口到国际上,而且特朗普还宣布退出了《巴黎协定》,全球原油价格的定价权于是尽数落入WTI的掌控之中。

02

中国缺失定价权的成本代价

从时间上看,Brent先于WTI出现,但国际原油没有绑定英镑而是最终绑定了美元,其个中究竟值得探讨。“二战”期间, 美国大发战争横财,战争结束后占据了当时75%以上的世界各国官方黄金储备量,而有了黄金的支撑,美元的国际声誉与地位日渐增升,也正在这种情况下,在随后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上,美国提出了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同时与黄金挂钩的建议,虽然会议过程中时任英国代表团团长的经济学大师凯恩斯公开抵抗美方的方案,但也很难获得其他43个国家的一致性认同,美元作为国际金融体系的核心地位最终还是得以确立。虽然后来由于美元贬值与通胀急升,美国政府单方面做出了美元与黄金脱钩的决定,但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与全球贸易中的中心位置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削弱,因此,在对美元成为了WTI甚至Brent原油期货的价值尺度问题上,国际社会似乎也没有发出任何不认同的声音。

完全不同于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美元与黄金挂钩只是给美 国人带去了一时之欢的结果,美元绑定原油后,无论国际金融与原油市场怎样的风云变幻,美国人也从来没有提出要让两者分开的想法,反而更希望美元与原油的关系永远牢不可破,毕竟WTI和Brent作为世界上交易量最大、定价最权威、影响力最广泛的原油期货合约,全球至少有85%的石油价格以此为基准,再加之原油绑定美元的因素作用,美国完全可以通过操纵美元币值的涨跌间接控制全球98%的原油期货交易,也就是说,美国随时可以通过美元对石油这一全球最基础的大宗商品进行遥控,最终一同砸向所要制裁的国家身上。统计资料显示,2017年我国石油表观消费量达到6.1亿吨,全年石油净进口量达到4.2亿吨,同比增长10.8%,对外依存度升至近70%,暴露在“石油美元”下的风险敞口质言之,只要特朗普感兴趣,就随时可以驱动美元贬值或者像金融危机时期那样授意市场投机力量推高石油价格,进而大幅提高中国的进口成本,而且这种杀伤力比特朗普不久前对中国扬起的1500亿美元的关税制裁大棒更加隐蔽也更为残忍。

更为重要的是,在过去15年石油绝对进口量已经劲升达50倍和对外依存度增长超10倍的情况下,虽然我国三次产业出现了明显的升级,但未来仍以制造业为主并向高端制造业演进的经济结构依旧会对传统石化能源存在较大的刚性需求。按照英国石油公司(BP)的测算,到2035年中国石油需求量将从1050万桶/日上升到1700万桶/日,同期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将升至76%。而随着对外依存度的提高,我国原油进口的风险度也将与日俱增。

当然,我们可以作出善良的假定,即美国政府并不会任性地抄起“石油美元”大棒,但作为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和第二大原油消费国,中国因缺失原油定价权而承担的重大损失却是有目共睹的。分析发现,由于中国进口的多半是中质含硫油,纽交所和伦交所期货反映出的价格标的均是轻质低硫原油,因油质的差别,后者的价格要比前者的价格高,而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常规性动作,中国进口原油价格基本上绑定的是轻质低硫原油价格,于是便出现了所谓的进口“溢价”。这样的“溢价”每年要让中国多支出数十亿美元,同时,原油价格的溢价还会导致天然气等能源价格全部出现溢价。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内还存在着由石油牵起的价值逾6.5万亿元的巨大产业链和消费体系,原油进口的溢价成本绝大部分(部分由国家补贴消化)都会转移到下游产品与消费者身上,进而推高国民生产成本与消费成本。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中国已经是美国贸易逆差的最大来源国,形成这种格局的主要原因是美国发行美元,中国用廉价商品换取美元,最终换来进口原油与芯片等重要产品。目前,来自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与贸易保护主义甚嚣尘上,而且将打击矛头主要对准中国,中国企业对美国出口的贸易环境日渐恶化。但问题是,中国如果不对美出口更多的商品,就换回不了美元,而美元储备的不足就会制约原油的进口,因此,石油美元实际已经与中美贸易关系捆绑在了一起。在失去对原油定价权的前提下,维系石油的高价进口,意味着我国必须对美增加更多的出口,中国对美贸易逆差还会继续扩大,两国的贸易摩擦也就不可避免甚至出现升级。

本文地址:http://wpqihuo.com/75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yuanyou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Q Q(选填)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