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明年能否更“成熟稳重”

原创 admin  2年前 (2019-02-09) 292℃

2018年上半年,随着集中维护和原油价格上涨,出现了一些小的波动,今年7月以来,下游建设引起的PX价格暴涨和库存下降共同推动了这一波快速上涨的市场。【铜期货走势图】除基本面因素外,近09年7月和8月合约交割、市场缺货、现货仓促等因素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价格的上涨。

在PTA期货价格峰值时,现货价格接近1万元,但价格上涨过快无法传递到终端,因此下游聚酯亏损,联合生产限制抵制,PTA仓库过程结束,价格从高位回落。

经过大起大落,2018年底PTA价格高于年初PTA价格,且全年仍呈震荡上升趋势。回顾今年,我忍不住叹息,我猜到了结局,但我猜不出整个过程。

根据2018年供求平衡表数据,全年流通量下降约35万吨,占总量的28%,全年供求紧张形势更加明显。下游实际需求量与表观消费量之差为27万吨,基本相当于流通存量。从供给角度看,年初和年末的月产量变化不大,而7-9月由于加工价格的历史性高位缺口,产量增长较快。因此,2018年全年市场的驱动力主要来自下游强劲的需求、PTA供应和库存的快速消化。

表1。PTA 2018供需平衡表(单位:万吨)

时间 产量 表观消费量 下游实际需求量 流通库存变化 需求差额
2018年1月 316 316.46 310.37 2.08 6.09
2018年2月 319 320.47 263.43 11.37 57.05
2018年3月 319 320.87 317.89 -5.95 2.98
2018年4月 322 321.90 329.18 -15.70 -7.27
2018年5月 307 305.50 346.28 -11.63 -40.77
2018年6月 315 310.10 338.49 -10.40 -28.39
2018年7月 329 324.20 351.41 -8.45 -27.20
2018年8月 335 330.80 350.72 -12.91 -19.92
2018年9月 343 347.10 307.80 5.46 39.30
2018年10月 314 314.40 317.89 19.20 -3.49
2018年11月 318 318.20 323.70 -7.96 -5.50

2019年供需变化

PTA在2018年没有新的生产能力。目前的生产能力为每年约4960万吨(包括长期停车设备),而下游聚酯的生产能力为每年540万吨,相当于每年约475万吨的PTA需求。计划于2019年增产600多万吨,如果能全面投入使用,每年对PTA的需求将增加500多万吨。2018-2019将是聚酯新生产能力集中释放的时期,2020年后将逐渐消失。

PTA和聚酯的生产周期出现了一个错误的峰值。到2019年初,PTA市场预期更明确的新生产能力主要来自富海庄(原香陆石化)225万吨的旧生产能力。明年下半年,预计将尽快实现新增生产能力,包括新丰明新建的220万吨/年PTA厂(预计第三季度)和恒利石化公司扩建的250万吨/年PTA厂(预计第四季度),以及120万吨/年。中泰石化在新疆的PTA项目。2019年后,每年新增产能1200万吨。

从供需数据分析,2019年PTA市场供需仍可能紧张;2019年底至2020年底,新的PTA扩张周期到来后,可能出现供过于求的格局。然而,市场价格变化迅速。如上所述,对价格趋势的真正影响不是来自已知供需数据的预期,而是可能发生在预期之外的变化。

成本拖曳

PTA的直接上游是PX,PTA的加工不良与PX的价格密切相关。加工不良不仅决定了PTA企业的盈利能力,而且对市场供求关系也有很大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PTA企业的主动性。

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PTA加工价格差距明显改善。PTA装置基本维持在500-800元/吨,利润相对可观。今年第二季度,价格差距相对较低且稳定。进入8月份后,随着PTA价格的突飞猛进,PTA加工价格缺口也出现了超出历史水平的突飞猛进。此后,在PTA价格下跌、PX价格坚挺性和汇率变化的综合影响下,加工价格缺口下降,甚至出现了上下颠倒。进入第四季度后,市场已回归理性,PTA加工价差已回到正常区间。

根据目前PTA产能估算,PX需求产能约3200万吨,而目前国内产能约1400万吨。2018年1-11月,PTA产量3537万吨,对二甲苯实际需求量2317万吨,国内对二甲苯产量107万吨,对外依存度约57%。

从全球产能分布来看,亚洲PX产能占世界总量的84.5%,达到4822.5万吨/年,主要集中在中国、韩国、印度和日本。2013年之前,PX市场和下游PTA市场均处于供应紧张状态,整体利润较好。因此,锁定部分成本和获得稳定收入符合双方的共同目的。非加太的长期合同有助于双方双赢。当时,PX的价格主要由ACP合同价格决定,ACP达成的可能性大于95%。2013年以后,特别是2014年以后,随着PTA生产能力的迅速扩大和供给的放松,市场中买卖双方存在很大分歧,得出结论的可能性逐渐降低。江苏盛红于2017年加入后,非加太集团今年11月曾8次,仅5次。达到ACP的概率明显低于去年。事实上,它再次表明,市场上下游的观点已经出现分歧,产业链不同部门的利润可能面临再分配问题。

PTA产业链的巨大变化,不仅来自于2016-2017年PTA产能的巩固和改造,以及近两年下游聚酯产能的快速扩张,还来自于目前正在集约建设中的私人炼油项目。目前,PTA产业已形成寡头垄断格局。为了提高讨价还价能力和降低成本,龙头企业已经延伸到产业链的上游。其中,浙江石化项目是融生、中石化、铜昆三家合资企业,年炼油能力4000万吨,芳烃年生产能力1040万吨,PX年生产能力800万吨。此外,恒逸在文莱的炼油项目总产能为2000万吨/年和450万吨/年。恒力项目包括2000万吨/年的炼油能力和450万吨/年的PX能力。盛红炼油项目也有1600万吨/年的炼油能力和250万吨/年的PX能力。此外,没有几个项目已经计划或在建(产能将进入市场或2020年后)。曹妃甸中化旭阳炼化一体化项目包括200万吨/年芳烃装置;新华炼化一体化项目包括200万吨/年芳烃装置;河北一鸿一体化项目包括300万吨PX装置。

因此,仅在2019-2020年,PX的生产能力就将增加近2000万吨,是现有PX生产能力的两倍多。PTA龙头企业开放整个产业链后,成本效益将会进一步提高。可以预见,在这种情况下,PX链在产业链中的利润将大大减少,而PTA的利润将大大增加。同时,PTA价格也需要面临成本支撑力度减弱的风险。

中国大陆目前占全球PX产能格局的14%,预计到2019年将达到37%,到2022年将达到45%。

同时,由于PX和下游聚酯生产能力的增长和PTA利润的增长,从2019年下半年到2020年,PTA的新产能扩张更倾向于大规模的单产和新技术的支持,以节约能耗。预计产能将进一步集中,小的落后产能将被清除出市场。

我们认为,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将是PTA价格的高峰期。2019年以后,PTA龙头企业的利润和利润可能会继续增长,但如果没有PX的高价格支持,PTA的加工差价范围和价格区间可能会重新定义。

需求的不确定性

2019年PTA市场影响最大的因素是下游聚酯需求的不确定性,除了成本端PX的变化。虽然从供需数据来看,聚酯行业在19年内仍处于扩张周期,增长率稳步上升,但有许多迹象表明聚酯行业周期已达到繁荣的顶峰,宏观因素也增加了需求的风险。

根据纺织工业和化纤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数据,与制造业总量相比,2015-2016年纺织工业投资增速高于制造业平均水平。在未来16年末,17年后,化纤制造业投资完成率大幅上升,略落后于下游终端纺织业。可以推断,经过对化纤制造业17年的投资大幅增长,其需求增长已导致2018年聚酯和上游PTA行业呈上升趋势。

2018年春节后,纺织行业利润未恢复到前三年的高位,全年保持在4%-4.2%的区间。与此相反,第二季度化纤制造业的利润开始回升,到第四季度,其利润率基本恢复到去年中期左右的水平,达到4.8%以上。

2017年聚酯行业繁荣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房地产的后效应。2016年,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大幅增长。受后房地产效应的影响,商品房销售后对装饰用纺织品的需求极大地支撑了化纤市场。然而,自2016年第一季度以来,商品房销售总面积开始同比下降,2018年下半年的增长率几乎回到零同比,表明未来1-2年,需求侧房地产后效的改善将逐渐减弱甚至消失。

此外,今年3月以来,服装和纺织品出口交货的累计价值同比为负值,表明出口交货的累计价值比去年有所下降。

事实上,从今年7月至9月的PTA市场走势分析,价格下跌如此之快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由于PX-PTA价格上涨过快,无法向下游传递。虽然涤纶和涤纶的价格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所上涨,但终端服装织造行业之间的矛盾比较明显,很难将布料的价格上涨传递给不同范围的消费者。

宏观PPI和CPI数据的比较也可以得出类似的结论。ppi在2016年大幅上涨,但生产材料价格的上涨通常不会导致最终产品价格的上涨。2017年,PPI回落。直到今年,尽管有两次反弹,但总体趋势仍在下降。然而,消费物价指数并没有跟上每一个生产者物价指数的增长。这表明,自2016年以来,无论生产成本和上游产品价格如何上涨,都很难到达消费者的终端。虽然消费物价指数接近2%是经济运行良好稳定的标志,但生产者物价指数和消费物价指数的逆势趋势表明,产业链中的工厂、企业甚至贸易商的利润将大大降低,生存困难将大大增加。

因此,终端需求的不确定性对上游价格有轻微滞后但非常显著的影响。虽然目前有很多增加聚酯产能的计划,但如果聚酯行业利润下降,盈利能力不好,可能会推迟试运行时间。事实上,2018年聚酯聚合物产业(PTA下游直接)的启动率仍处于较高水平,很少低于80%。如此高的启动水平可能在未来有相当大的监管空间。

因此,对于最终PTA的下游需求将如何在2019年存在不确定性。此外,一些宏观经济和政治因素也可能导致市场情绪波动加剧,这对PTA价格也有类似的影响。

2019年市场前景

对于2019年的市场,除了PX和聚酯带来的不确定性外,原油价格的变化对下游环节的成本和利润影响更大。PTA产业链流程长,涉及多个环节。然而,由于其结构相对单一,与其他化工产品相比,其成本和利润估算相对容易实现。

如果一个环节的差价太高,在不合理的区间内,其他下游环节的利润将不可避免地受到挤压。事实上,从原油到最终纺织品和服装的中间利润几乎没有变化,即使一个环节的成本价格急剧上升,也很难传递给消费者,这意味着产业链中不足的供应链将不可避免地夺取过剩的供应链的利润。事实上,近年来产业链结构的变化也反映了资本会自动选择高利润的环节。因此,不可避免地会形成一个这样的循环。当产品短缺时,利润偏高。然后把生产能力集中起来,供大于求,利润被其他产品夺走。它经历了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剥夺生产能力,直到供需平衡再次恢复。其他链接正在重复这个循环。

2019年,在PTA与聚酯产能增长周期不匹配的最后一年,或者可能是PTA与PX现有产能不匹配的最后一年,各生产环节的节奏对产业结构变化具有重大的决定性作用。然而,市场对供求关系的反应往往滞后,等待库存数据的变化再直接预测价格。

因此,2019年的PTA价格可能变得更加不稳定,首先上升,然后下降,重心向下振荡。从战略上讲,我们可以考虑跨时期的形式。【期货直播室】在诸多不确定性下,唯一可能确认的是,PTA 2020年新产能的释放和未来将再次面临产能过剩的压力。

注:这篇文章来自互联网。

本文地址:http://wpqihuo.com/269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