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衍生工具交易坚守套期保值底线

原创 admin  2年前 (2018-11-11) 232℃

据报道,中国石化因其全资子公司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统一石化”)在金融衍生品交易中的失误和损失,【铜期货直播室】暂停其总经理和党委书记职务。这一事件导致中国石化股价在12月27日下午大幅下跌。当天晚些时候,中国石化发布了“澄清公告”,确认两人因工作原因被停职,联合石化公司因部分原油交易中的油价下跌而遭受了一些损失。

中国石化也在评估具体情况。许多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在原油价格上涨的预期中,联合石化从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买入看涨期权,以避免油价上涨的风险,但它需要向高盛支付期权费。期权费相当大,统一石化担心其业绩。当时,高盛(Goldman Sachs)提议,统一石化(Unified Petrochemical)可以再次出售看跌期权,然后再收取期权费,这将抵消两种期权费。统一石化同意与高盛(Goldman Sachs)完成交易组合,因为该公司认为,短期内油价不会大幅下跌,出售看涨期权的风险很小。这种投资组合被称为零成本领子期权。它的优点是,当价格波动较小时,它可以以零成本对冲风险。

我们可以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这种投资组合:当原油价格为70美元/桶时,A企业的预期价格将继续上涨,从B企业购买看涨期权,并以75美元/桶的价格执行;同时,A将以60美元/桶的执行价格向B出售看跌期权。然后,当油价在每桶60美元到75美元之间时,两种选择都不会被执行。A和B的成本和利润为零。当油价高于每桶75美元时,A可以要求B以每桶75美元的价格向自己出售原油,从而获得更多的利润。当油价低于每桶60美元时,B可以要求A以每桶60美元的价格购买原油,A将赔钱,油价将下降。损失越小,损失越大。

统一石化同意与高盛(Goldman Sachs)一起完成零成本套环期权交易组合,因为该公司认为油价上涨空间很大,下跌空间较小,但实际结果是10月后的快速下跌,迄今为止下跌超过40%。形成了统一的石油化工账面损失。如果它削减头寸,它将成为一个真正的损失;如果它没有,它将需要额外的利润。也有可能扩大损失规模。

这一事件让人想起十多年前的“中国航空石油事件”。2003年下半年,中航油集团下属子公司中航油(新加坡)参与了原油期权交易。中国航空石油集团公司(China Aviation Oil Group)首席执行官陈久林(Chen Jiullin)预计,油价将下跌,因此他出售了看涨期权,并收取了期权费。如果油价如他预期的那样上涨,期权就不会执行。然而,油价走势与陈九林的预期相反,因此航空石油(新加坡)很快在2004年第一季度出现账面亏损。陈九林不希望账面损失变成真正的损失,他预计油价会下跌。在这一点上,他的交易对手给了他一个有吸引力的选择延期。此次延期暂时消除了中国航空石油(新加坡)的账面损失,但随着油价持续上涨,造成了更大的损失。经过几次延期,中国航空石油(新加坡)最终不得不削减头寸,损失5.5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航空石油(新加坡)也是高盛集团的贸易对手。

“联合石化事件”与“中国航空油料事件”有一些相似之处。可以说前者是后者的重复。首先,这两家国有企业已经越过了金融衍生品交易中对冲的底线。《期货交易管理条例》(本条例所称期货交易,包括期货合同和期权合同)明确规定,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在境内外从事期货交易应当遵循套期保值原则。然而,中海油(新加坡)参与期权交易的目的不是对冲,而是投机。期权交易(看涨期权)的初衷是对冲。然而,为了节省期权费,在操作过程中又进行了一次看似补充的期权交易(看跌期权)。再往前走一步,它掉进了雷池。第二,两个国有企业都无法抵御金融业的诱惑。为了获得看似宽松的利润,他们越过了自己的主营业务,陷入了无底风险敞口。为了避免更多的国有企业重复同样的错误,金融衍生品交易必须重申套期保值原则,严禁追逐投机性收益。

事实上,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在很大程度上规避了中石化国际油价波动的风险,大大降低了套期保值的意义。当国际油价上涨时,国内成品油价格也将上涨,中国石化增加成本的一大部分将被消化掉。因此,中国石化的套期保值问题应与国内机制相结合。这不一定是与国际金融巨头打交道的好方法。

此外,这两个事件也启发我们,中国需要加强在国际油价形成中的发言权。【铜期货最新行情】中国航空石油(新加坡)和联合石化的个别管理者无法抗拒与高盛在油价走势上赌博的诱惑,最终输掉了。一方面,高盛在金融市场上的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美国对国际油价的影响更大,使高盛能够更准确地把握油价走势。

注:这篇文章来自互联网。

本文地址:http://wpqihuo.com/269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