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加码” 油脂市场能否渡过难关?

原创 52jincha  2年前 (2018-10-07) 256℃

随着全球一次性能源产量减少与原油价格剧烈波动,依托油脂为原料生产的生物柴油备受关注,美国、欧盟等在环境保护与能源战略下增加了生物质能源的需求,这也刺激了阿根廷与印度尼西亚等国扩大油脂工业化生产,并出口到欧美国家。尤其是在2000—2011年,全球油脂工业消费增速处于10%以上,而同期的食用消费增速只有4%,这导致了油脂工业消费对油脂供需的边际弹性增强,增强油脂价格与原油价格的联动性。

由于生物柴油的需求变动,使得农产品(000061,股吧)除了受天气扰动而供需错配导致价格波动之外,还受到原油价格波动的影响,尤其是当全球天气恶化导致农产品歉收,供不应求,与原油价格大幅上涨同时发生时,更是加剧了农产品的价格波动。例如2008年与2011年农作物减产与原油价格上涨同时发生,农产品价格创下最大涨幅,价格也是历史最高。同时,农产品价格的上涨推升了全球通胀,CPI在这段时间也是历史最高。基于环境保护与能源战略下的生物质能源需求遭到各国抵制,尤其是一些农产品净进口国,备受输入型通胀后果影响,因此农产品的工业需求被不断弱化,而油脂的工业消费增速降低。

近5年来全球油脂工业消费增速均值为3.38%,甚至低于食用消费增速均值3.73%。尤其是在2014年下半年,原油价格从100美元/桶以上大幅下跌到50美元/桶以下时,油脂的工业消费增速出现罕见的负增长,当年增速为-5.78%;油脂食用消费与工业消费的比重也趋于稳定,其中食用消费比重为75%,工业消费比重为25%,而在2000年以前,油脂的工业消费比重只有不足10%。油脂的工业消费比重趋于稳定,消费增速放缓,也意味着生物柴油需求弹性减弱,油脂的工业属性被弱化。油脂价格对于原油价格变动的弹性变得越来越小,基于自身食用供需的基本面将决定油脂价格的大方向,毕竟在油脂食用消费与工业消费弹性相似的情况下,占比75%的食用消费情况比工业消费更能决定油脂的价格